投资者教育

依赖"荐股"和"打听消息"买股票者超七成

信息来源 : 理论探讨  |  2016-08-29 14:56:43 | 

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投服中心)联合上海证券交易所于近期组织实施了问卷调查,通过“风险知多少”问卷调查投资者对投资风险的认识。

问卷由投服中心投资者教育部设计。问卷首先对投资者的年龄、受教育程度、投资经验、投资总额等投资者的基本情况进行调查,以了解此次调查的投资者的基本情况,同时也可与总体投资者的情况进行比较,以窥探二者间的差别,判断此次调查对象的代表性;其次,调查了投资者的投融资情况,以了解投资者的基本投资情况,同时也可对投资者进行分类,以窥探不同类型的投资者对风险认识的差别;其次,问卷调查了投资者对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性风险的了解程度,以量化分析投资者对各项风险的认识;最后,问卷调查了投资者对不同风险的关注程度、风险来源的认识、风险防范的认识等内容,以了解投资者面对风险时的实际情况。

一、投资者调查工作进展情况

整个问卷调查工作历时四周,投资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“投资者声音调研平台”参与调查,共收到有效问卷5429份,问卷回收率100%。参与调查投资者的开户券商为中信证券、中国中投等23家证券公司(详见图1)。问卷采用SPSS22.0进行分析。整个问卷的Cronbach(克隆巴赫)α系数为0. 874,信度很高,说明问卷有很好的内在一致性和稳定性,问卷整体具有很好的可信度和可靠性。Cochran Q检验值为316475.118,相应的概率为零,说明投资者间问卷结果有显着的差异。

二、投资者基本情况

基本情况包括了投资者的年龄、受教育程度、投资经验和投资总额情况:“新生代”(95后)投资者比例很低;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;不同年限的投资经验比例分布均匀;投资总额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年龄层方面,主要集中于50岁以上、31-40岁和23-30岁,三者合计78.63%;22岁以下的投资者仅占2.65%。受教育程度方面,69.57%的投资者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,其中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投资者占5.77%;30.63%的投资者学历为高中、中专及以下。投资经验方面,45.63%的投资者有超过5年的投资经验;但还有4.7%没有证券市场投资经验。投资总额方面,近八成投资者为投资总额在50万元以下的中小投资者,和总体情况相当。其中,37.54%在10万元以下,39.91%为10万元-50万元。

三、投资者持股情况

根据对投资者持股情况的调查,投资者分散风险意识不强,且频繁交易,交易行为不够理性。

调查结果显示,一般同时持有三只以上股票的投资者仅占27.45%,而持有1-2只股票的投资者近50%,投资组合出现集中化,投资者构建多样化的投资组合、进行风险分散的意识较低,这一结果可能是由于投资者过度自信或投资习惯造成的。

投资者选择持股时间为1-2年的比例为17.37%,选择持股时间超过两年的比例仅为8.86%;绝大部分投资者一般持有一只股票的时间都不超过1年,有投机和过度交易之嫌,而事实上,投资者在短期内频繁交易也将造成交易成本的大幅上升。

调查显示,投资者买卖股票的选择依据不够理性。

选择公司信息披露(年报、半年报、季报、临时报告)、分析师或咨询师等作为依据的投资者超过了50%;选择其他基本面分析、技术面分析的投资者也超过了40%。但是,选择朋友荐股的投资者也接近五成,依赖打听消息的投资者则占21.74%,这体现了许多散户投资者不成熟的投资心态,而这些不理性的选股行为容易造成羊群效应,无形中加大了投资者的投资风险,不利于投资者作出理性的投资决策。

四、投资者融资情况

投资者有融资经验的比例不高,融资渠道主要为证券经营机构,融资杠杆不高,投资者对于融资买卖股票较为谨慎。

参与调查的投资者中,仅39.84%有融资经验。在融资渠道方面,73.2%的投资者选择会通过证券经营机构融资,35.94%选择亲戚朋友,22.8%则选择了银行等金融机构。

在融资与本金的比例方面,在有融资经历的投资者中,45.40%的投资者会将融资与本金的比例控制在50%以内,42.67%的会控制在50%-100%,仅0.65%的会达到甚至超过200%;而与之相应,这三个比例在没有融资经历的投资者中分别为:67.85%、24.46%、0.80%,显示了没有融资经历的投资者更为谨慎的态度。

五、投资者盈亏情况

投资者对自己的投资业绩认识较为清楚。

达到50.43%的投资者自开户以来的投资是亏损的;44.83%的投资者是盈余的,但31.22%的投资者盈余低于30%,仅有2.62%的投资者盈余超过了100%;仍有4.73%的投资者不清楚自己的投资业绩。上述结果暂未考虑投资者盈亏与大市的关系,事实上,行为金融学相关的研究表明,“大概仅有5%-10%的散户投资者可以在相对较长的时间里有持续跑赢市场的优异表现。”

投资者投资出现亏损的原因多种多样,但显示了明显的过度自信、过度反应、处置效应、羊群效应等多种不理性行为,也有频繁交易、锚定效应、“风险幽闭症”之嫌。选择“股市暴跌后急抢反弹”、“重仓强势股”、“易冲动,容易受道听途说的消息影响”的比例均超过了40%;选择“宁可小跌,也不长套”、“频繁操作”的比例也超过了20%,选择“盲目地多买股票以分散投资风险”的比例也接近20%;而选择“遭遇上市公司、中介机构或机构投资者的违法违规行为”的占比不足10%,显示了证监会全面从严监管的效果,同时也对监管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因为没有明显证据表明这不足10%的投资者损失不是惨重的。

六、投资者对系统性风险的了解情况

根据是否可以被分散,金融风险分为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性风险,其中,系统性风险为不可分散的风险。非系统性风险为可分散或可回避的风险,主要影响单一证券。

对于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性风险,61.91%的投资者更关心系统性风险,但投资者又没有选择充分分散的投资组合,这两者间的矛盾揭示了投资者可能在关注风险时并不理性。

投资者对各项系统性风险认识水平不高,仅为基本了解,平均得分为3.071(满分为5分)。通过配对数据的相关性检验发现,各项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与整体风险的得分高度相关(相关系数为0.979,且高度显着);通过配对数据的非参数统计检验发现,配对T检验的T值为7.286,相应的P值为零,说明各项系统风险的平均得分显着地高于总整体风险的平均得分,投资者对系统风险更为了解。类似的也发现,投资者对系统风险的了解得分的确高于非系统性风险。对各项系统性风险的调查结果显示,各项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在2.980-3.138之间,详见表1。

注:“平均得分”为各项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;“整体平均得分”为所有单项风险的平均得分。

投资者对各项系统性风险的关注较为分散。

系统性风险中,投资者选择关心政策风险和宏观经济风险的比例均超过了60%;选择购买力风险和利率风险的比例也超过了40%;选择市场风险的比例接近40%;选择汇率风险的比例接近30%,从投资者的角度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程度显示了一定程度的关注。

七、投资者对非系统性风险的了解情况

投资者对各项非系统性风险认识水平也不高,仅为基本了解,平均得分为3.030。通过配对数据的相关性检验发现,各项非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与整体风险的得分高度相关(相关系数为0.979,且高度显着);通过配对数据的非参数统计检验发现,配对T检验的T值绝对值为7.251,相应的P值为零,说明各项非系统风险的平均得分显着地低于总整体风险的平均得分,显示投资者对非系统风险不甚了解。类似的也发现,投资者对各项非系统性风险的了解尚不如系统性风险。调查结果显示,各项非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在3.003-3.089之间,详见表2。

注:“平均得分”为各项非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;“整体平均得分”为所有单项风险的平均得分。

投资者对各项非系统性风险的关注也较为分散,但较各项系统性风险的关注集中度高些,这从各项非系统性风险的平均得分的离散程度也可看出。

非系统性风险中,投资者选择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的比例均超过了60%;选择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比例也超过了50%;选择操作风险的比例接近40%;选择其他风险的比例接近10%。

投资者认为非系统性风险其他的来源主要是各种违法违规行为。

将近70%的投资者认为非系统性风险来源于“操纵市场”行为;将近60%的投资者认为来源于“监管不到位”和“机构投资者的信息优势”;超过50%的投资者认为还来源于“上市公司违规信息披露”、“上市公司内幕交易”;选择来源于“上市公司其他违法违规行为”的投资者也几近40%;而选择“各种荐股消息”、“个人自身投资能力”的比例仅刚超过20%。可见,投资者对监管本身提出了迫切的要求,并对机构投资者、上市公司行为的合法合规有着更高的期望。

八、投资者风险防范状况

调查结果显示,投资者风险防范状况不容乐观。

仅89.80%的投资者在开户的证券营业部参加了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测评,这表示证券公司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仍需从严执行。选择通过“交易系统的交易风险揭示”、“证券公司网站和现场的投资者教育栏目”、“证券公司组织的培训”获取风险提示的投资者均超过了60%;选择通过“交易所或协会的网站”的投资者不足40%;选择通过“证监会的网站”的投资者仅20%;而事实上,证监会和交易所或协会的网站发布的信息最为权威,因此,监管机构、自律组织等需要对自身的网站加强宣传,提高在普通投资者之中的影响力。

在选择防范风险的有效手段时,几近70%的投资者选择了“风险分散”,而这与投资者投资组合不够分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也验证了投资者对风险的认识不清;选择“风险对冲”的投资者几近60%;选择“风险转移”、“风险规避”的投资者均超过了40%;选择“风险管理”的投资者也超过了30%,这一比例超过了选择认为非系统风险来自于“个人自身投资能力”的比例,这对投资者自身的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证券风险虽然是多方面造成的,但投资者自身对风险认识不够明晰,并且热衷于跟风投机行为,不利于理性、高效的证券市场的形成,反之也更为加大了市场的波动和风险。

九、投资者建言献策

本次问卷调查仅收到不足200条建议,投资者参与度仅2.56%,投资者并不踊跃,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投资者可能较为缺乏风险意识,或对风险不是很了解。

投资者建言献策主要集中于监管、适当性、违规行为、政策干预和投资者教育方面。“多给中小投资者办点实事” 是来自投资者的呼声。

监管方面,投资者认为“三公是这个市场存在的根基”,希望“加强监管,多为中小投资者争取权利”,“多规范市场”,希望“完善监管机制,加强信息披露”、“信息透明、准确”;投资者建议“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,以及对金融行业的规范治理”、建议“规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”,建议“监管部门经常核查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及相关交易的合理性、合法性”。

适当性方面,投资者希望“放宽各金融产品的投资者准入条件”,希望“尽快完善金融市场,取消散户单边交易壁垒,散户和机构最大的不同是机构可以做空以对冲做多的风险,而散户只能做多”,建议“推出更多的对冲基金和杠杆型基金”。

违规行为方面,投资者认为上市公司常出现“操纵股价”、“信息披露违规”等违规行为,“上市公司或市场参与各方的违规成本太低,极易导致市场乱象,散户吃亏”,希望“加强监管上市公司的违法违规行为,监管恶意炒作行为,加大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,让中小投资者维护权益渠道变得简单容易”,建议“尽早建立健全法制公平的市场环境”,建议“大力打击操纵”。

政策干预方面,投资者期望“严格执行证券法”。另外,投资者认为,“政策面的控制太多,影响正常交易走势的风险”,应及时披露宏观政策的导向,“减少政策性干预”,加强监管的同时,“适度开放”。

投资者教育方面,投资者希望“加强投资者教育,加强监管,还市场公平、公正”,希望“多加强培训”、“多信息渠道了解投资中的风险”;此外,投资者认为“问卷上的风险已提示得太全面了”。